乘首汽约车从金榜一带去高崎机场 10公里路花了989元

乘首汽约车从金榜一带去高崎机场  10千米路花了989元

怎么算的?

前天早晨搭客完成行程后,司机又从机场开到海沧,直到昨晨才停止定单,仅“加收等待费”一项就达575元

怎么回事?

搭客说在途中因门路问题和司机起了争执,首汽约车称还在调查,目前未给出具体回答

乘首汽约车从金榜一带去高崎机场  10千米路花了989元

该行程门路手机截图。

本报记者 薛 尧 实习生 谢毅鑫 陈胜男

十千米的路程,打车费却高达近千元。昨日,市民吴师长拨打本报968820热线称,他乘坐网约车,从金榜路附近前去高崎国际机场T3航站楼,原本只需支付三四十元车费,却发觉被扣款989.43元。

事情真相究竟怎样,记者调查了解情形。

搭客反应

途中质疑司机绕路 起了争执险些报警

“当时在车上和司机发生争执,可没想到,他居然在投递
我到目的地后,没有停止定单,而是拖到第二天早晨才停止。”15日晚8点30分摆布,吴师长从位于金榜路的枫丹雅苑小区,使用首汽约车App,打车前去高崎机场T3航站楼。

在胜利小道右转高崎立交时,吴师长发觉司机并无走右侧辅道,而是走了左侧下穿隧道。“我时常来T3,以是对这边的路比较熟习,他走下穿隧道是往T4航站楼的方向去。”吴师长第一时间示知司机徒弟,可此时已经错过分歧路,车辆只能继承往下穿隧道通行。

“明明是司机对路不熟,可在途中,他却反‘咬’我一口,说是我说话影响他走错了路,我当时非常生气。”吴师长说,司机在从T4方向掉头往T3方向折返途中,不断紧急刹车,还破口大骂,甚至扬言要殴打吴师长。在吴师长表示要报警后,司机才不宁愿地将他送至目的地。

闹心遭遇

下车后行程未停止 发生超时费等待费

到达T3航站楼后,吴师长本以为事情就此停止,不想还有更闹心的事情在等着他。

当晚9点10分摆布,也就是在吴师长下车约5分钟后,他发觉首汽约车App上显现此单行程还未停止。“当时我即刻致电首汽约车客服举行赞扬,但客服称暂时没法停止该定单,需要联络司机后,在1-3个工作日内给我回答。由于我还有其余的事情要办,也只能先将此事放一放。”吴师长说。

可第二天一早,吴师长打开首汽约车App,发觉“钱包”里间接被扣款989.43元。打开行程单确认时,发觉司机在送完吴师长后,将车行驶至海沧泉舜信宇花园附近,才停止行程。而记者在吴师长提供的行程用度详情截图中看到,该行程总行驶了27.86千米,而“超套餐时长用度”一栏显现,共超时611分钟,超时用度为329.43元。在“加收等待费”一栏,写着等待时间为575分钟,用度为575元。

同时,记者也下载了首汽约车软件,在输入从枫丹雅苑到T3这段行程后,显现预计用度为32元。

平台回应

截至昨天黄昏仍在调查中

对这么一趟昂扬的车程,首汽约车方面将怎样解决此事?昨日下午,记者联络上首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但直至记者黄昏6点发稿时,首汽约车方面仍然称在调查此事,未给出具体回答。

状师说法

消费者有权要求 添加补偿

针对此事,记者也向北京盈科()状师事务所状师许东征询。

许东以为,搭客下车后网约车司机并未停止行程,招致搭客所应承担的车费远高于其实际使用,这部分用度系因搭客行程停止后,司机并未继承向搭客提供客运服务却虚构后续行程之交易,并通过网约车平台扣取照应车费,该笔虚构之交易所涉金额虽小,然性质实属恶劣,狡诈之故意明显。

若遇此情形,搭客可向网约车平台举行申诉。若此时网约车平台仍然消极处理,搭客也可针对司机恶意行动
以及网约车平台的不作为行动
,拨打12315或12345举行正当举报。

此外,搭客还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狡诈行动
的,应当依照消费者的要求添加补偿其受到的损失,添加补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置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用度的三倍;添加补偿的金额不足五百元的,为五百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要求网约车平台补偿其损失。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wimthai.com